|
|
密碼:

即將前往

河南政務服務網統一申報系統

請您先:

X
當前的位置:首頁-->水利動態-->媒體視點
中國水利報:與黃河相依相生——“黃河行”河南段紀行
發布單位:省水利宣傳中心      時間:2018-12-26      瀏覽  人次

20191226  中國水利報頭版

本報記者 孟夢 李樂樂

  河南鄭州北側,花園口記事廣場。

  這是黃河泛濫帶給中華民族最后一次慘痛災難的起點。

  1938年,黃河改道,豫皖蘇三省44個縣市受淹,1250萬人受災,390多萬人流離失所。 每年十幾億噸的泥沙順著花園口決口涌入平原, 淤塞河道,淹沒田野,漫溢湖泊,富饒的豫皖蘇平原成為連年災荒的黃泛區, 波及面積達54000平方公里。

  1946年年初,國民黨當局擬堵復花園口口門,使黃河回歸故道,水淹解放區。中國共產黨一面與國民黨談判,一面做好故道居民遷移安置,加緊修復黃河大堤,并成立冀魯豫區黃河水利委員會。

  這也是人民治理黃河事業的發端。

  解放區軍民一手拿槍,一手拿锨,進行了艱苦卓絕的三年大規模治河復堤和防洪搶險工作,以連年戰勝洪水、保證黃河安瀾的宏偉戰績,迎來了新中國的誕生。

  自此, 人民治理黃河在一步步攻堅克難中破浪前行。

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

  在花園口站臨黃大堤坡面上,紅字描繪出毛澤東主席對治黃事業的殷殷囑托: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

  這成為一代人治理黃河的精神力量,鼓舞著人們改變黃河三年兩決口的局面,讓“中華之憂患”變為安瀾之河。

  1955730,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全體會議表決通過了 《關于根治黃河水害和開發黃河水利的綜合規劃的決議》。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全面、系統、完整的黃河綜合規劃,也是迄今為止中國唯一一部經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審議通過的大江大河流域規劃。 

  根據決議,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劉家峽水電站、引黃灌溉工程相繼上馬,黃河中游水土保持工作紛紛展開。

  “大軍開到黃河邊,要和黃河比長短。禹王又來劈三門,今天的禹王千千萬……”在三門峽市黃河公園蘆蕩煙雨湖畔的電影主題展館,“壩二代”李鴻雁搜集留存了很多三門峽的城市記憶。

  從“寬河固堤”到“蓄水攔沙”,再到目前“上攔下排、兩岸分滯”的黃河下游防洪工程體系基本形成,中國共產黨領導沿黃人民群眾開展大規模治黃基礎設施建設,全力改變黃河防洪工程薄弱、隱患眾多的局面。

  中游干流三門峽、小浪底水庫,支流陸渾、故縣、河口村水庫,五庫聯合調度可將花園口斷面洪水洪峰流量削減一半左右;下游總長1371.1千米的臨黃大堤,先后4次加高培厚,與147處險工、233處控導護灘工程一起,控制了陶城鋪以下彎曲性河道的河勢;開辟了北金堤、東平湖等分滯洪工程。

  水利工程鑄就的鋼筋鐵骨,為肩負起黃河安瀾、國泰民安的歷史重任筑牢了基石。新中國成立以來,黃河共戰勝12次流量超1萬立方米的洪水。

  “我若不把洪水治平,我怎奈天下的蒼生?”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報告中的這句話,表達了國家對治理黃河的責任和決心。如今,當年的“黃河宣言”,終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變成了生動現實。

  2019917,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黃河鄭州段時指出:“實踐證明,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才能真正實現黃河治理從被動到主動的歷史性轉變,從根本上改變黃河三年兩決口的慘痛狀況。”

要緊緊抓住水沙關系調節這個“牛鼻子”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盡管黃河多年沒出大的問題,但黃河水害隱患還像一把利劍懸在頭上,絲毫不能放松警惕。要保障黃河長久安瀾,必須緊緊抓住水沙關系調節這個‘牛鼻子’。”

  黃河復雜難治、桀驁不馴,水沙關系是其癥結所在,而人們對黃河自然規律的認識仍然不充足。

  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就經歷了中國水利建設史上前所未有的復雜曲折過程。

  水庫投運初期按 “蓄水攔沙”運用,庫區泥沙淤積嚴重,潼關河床兩年抬高4.4,回水倒灌關中平原,危及西安。改用“滯洪排沙”運用方式后,庫區淤積有所減緩,但仍在發展。

  1964年,周恩來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治黃會議,研究決定三門峽水庫的運用和改建。三門峽水庫經過前后兩次改建,終于達到預期效果,其“蓄清排渾”運用方式的成功實踐,為小浪底、三峽等大型水利樞紐工程建設提供了寶貴經驗。

  黃河水到孟津清。據黃委專家介紹,在非汛期,小浪底水庫下泄的是清水,泄洪沖起河底淤沙,才再現黃河“本色”。

  1999年小浪底水庫下閘蓄水后,即進入攔沙運用,成為調控黃河水沙的一張“王牌”。

  20022004年,黃委針對小浪底上游中小洪水、渾水,水庫蓄水,小浪底以下清水等不同目標,在不同的水沙條件下,采取不同措施進行了三次調水調沙試驗,基本涵蓋了黃河調水調沙的不同類型,深化了對黃河水沙規律的認識。

  20052015年, 先后進行了19次以小浪底水庫為主導的調水調沙生產運行。20182019年,小浪底水庫降低水位排沙運用,實現了小浪底水庫以下至入海口河槽的全線沖刷,黃河下游近1000公里河道主河槽平均下降2.59,最小行洪能力提高一倍多。

  作為地上懸河的起點,花園口臨黃大堤標紅的醒目水位線,見證了河床逐年淤高又終于下切這一過程。

  除最高的設防水位線外,4條水位線從上到下分別是19968月、19828月、19587月、20107月的流量和水位。

  惠金河務局工作人員王玉指著倒數第二高的水位線93.82介紹說,19587月花園口站出現22300立方米每秒的特大洪水,是1919年黃河有水文記載以來最大的洪水。

  第一高的水位線記錄的是19968月的洪水,花園口站洪峰流量7600立方米每秒, 僅為195822300立方米每秒流量的1/3 水位卻比1958年洪水位高0.91,創歷史紀錄。

  洪峰流量不增,而水位升高,其因在黃河河床的逐年淤高。

  這種上升趨勢在2010年的洪水位中看到了變化———2010年以6680立方米每秒的洪峰流量,在洪峰流量接近1996年的情況下, 水位卻比1996年低1.57

  黃委提供的數據顯示,黃河流域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實現年均減少入黃泥沙4.35億噸,加上控制性樞紐進行水沙聯合調控,下游河床抬高態勢得到初步遏制。

  禹之決瀆也,因水以為師。從“徹底征服黃河,改造黃河流域的自然條件”,到“尊重規律,摒棄征服水、征服自然的沖動思想”,沿黃人民開始譜寫與黃河和諧相處的新篇章。

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的講話,與1952年毛澤東同志“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的偉大號召形成了歷史呼應。

  作為我國西北、華北地區最重要的水源,黃河以占全國2%的河川徑流量,哺育了全國12%的人口,灌溉著全國15%的耕地, 支撐著全國14%GDP,為沿黃60多座大中城市340個縣(市、區、旗)及眾多能源基地提供水源,同時還擔負著向京津冀魯等地區調水任務。

  水資源的超負荷利用和沿黃地區用水無序,讓“奔流到海不復回”的黃河疲態頻顯。

  1972年至1999年,黃河有22年出現河干斷流。1997年,斷流河段從入海口一直上延至河南開封,斷流河長達704公里,占黃河下游河道總長的90%;斷流時間226天,劉家峽、三門峽水庫開閘放水也未能阻止斷流。

  “行動起來,拯救黃河!”面對黃河空前的生存危機,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163名院士在1998年聯名發聲呼吁。

  1998年年底,國家計委和水利部在1987年分水方案基礎上頒布實施《黃河可供水量年度分配及干流水量調度方案》和《黃河水量調度管理辦法》。

  199931,黃委發布了第一份調度指令。10天后,黃河下游按計劃全線恢復過流。此后至今,黃河干流再未出現斷流,為世界大河治理與保護提供了成功典范。

  200681,我國第一部流域水量調度管理行政法規———《黃河水量調度條例》正式施行,黃河進入依法調度的新階段,黃河健康生命有了“護身符”。

  黃河的生命回歸,不僅為沿線城鄉發展提供了水資源,成為 “中國糧倉”豐實的重要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撐,也輻射了廣闊的綠水青山。

  歷史實踐證明,只有以水定需、量水而行、因水制宜,以黃河水資源承載能力倒逼流域經濟結構調整,加快流域節水型社會建設,才能讓黃河奔流不息,更好造福兩岸人民。

  回望“黃河行”河南段歷程——

  鄭州市,挖掘賈魯興水千年燦爛歷史文化,繪就中心城市百里綠水青山畫卷,將賈魯河打造成展示鄭州歷史文化的重要平臺。

  洛陽市,以實現“水清、岸綠、路暢、惠民”為目標,總投資546億元,引水補源、截污治污、河道治理……洛浦秋風美景再現。

  靈寶市寺河鄉,以水土保持為基礎,靠流域治理奔小康,貧窮荒山變身亞洲第一高山果園。

  三門峽市,持續推進生態環境修復,構筑沿黃生態屏障,成為全國最大的白天鵝棲息地和觀賞區之一。

  …………

  這些令人矚目、成績斐然的示范點,展現出沿黃經濟社會發展和百姓生活發生的可喜變化,它們連成線、織成片,一同譜寫著中華民族與泱泱黃河相互成就、相互滋養的新時代篇章。


主辦單位:河南省水利廳  版權所有:河南省水利網
網站標識碼:4100000046 備案序號: 鄭公備:412
訪問量
4547体育 欧冠足球吧 必威体育app 欧冠足球辅助 欧冠下注app 明升体育app 亚博足彩 体育吧 沙巴体育客户端 中国足彩网